主页 > A生活墙 >老后生活不能只设想「优雅」,居住地务必列入选择考量 >

老后生活不能只设想「优雅」,居住地务必列入选择考量

A生活墙 2020-07-31

有一次参加同学会,当聊到「老后最想住哪时?」,大家七嘴八舌、热烈讨论。有的想看海、有的要亲山,有的想到偏乡买地,种花、养鸡、养猫狗。同学们还特别提到一部电影:《塔莎杜朵.一个人的田园生活》,非常神往可以生活在蜂飞蝶舞的花团锦簇中。其中一位同学神情坚定地说,「我打算就这样优雅地老去」(这是该部电影的slogan)。

当大家都只想到「老后的优雅」时,我却煞风景地提醒「老后的衰弱」。因为选择老后的居住地,不能只是设想健康期或是亚健康期的「优雅」,更要预想轻度失能、中度失能、甚至是重度失能时的「衰弱」。

当我们现在可以很轻鬆地四处趴趴走时,很难想像老弱之后,是步步惊心、处处障碍,随时需要各种协助。想要寻觅老后的理想住居地,一定要想得更远一点、想得更弱一点。有哪些重点,必须要列入考量呢?

重点一:哪里长照资源充足,就往哪里搬

退休之前,逐工作机会而居;退休之后,应该锁定长照资源而迁徙。

张伯伯退休后卖掉台北的房子,搬到苗栗山上经营农场,晨观日出、夜观星,羡煞不少老同事。没想到十年后,张伯伯脑溢血,必须经常到医院复健,山上也找不到居家照顾服务员(以下简称居服员),张伯母打算再搬回台北。但是山上农场难脱手,愿意出价的也是从两、三折开始喊;台北房价又已大涨一波,再加上要支付照护费用,回到台北的老夫妻俩,现在是赁屋而居。

偏乡最大的问题是,要照顾的个案住太远,居服员不愿意来。虽然新版支付制度,会针对原民地区与离岛,提供加成给付。但由于往返耗时,居服员前进偏乡的意愿还是不高。因此中年之后的居住考量,一定要将长照资源列为选项。如果想要在宅老化、社区老化,最好优先找邻近有「小规模多机能」设施的社区。

这六个字大家都看得懂,但是却很难望文生义。简单讲,就是同时有提供「居家服务」与「临时住宿」的日间照顾中心。

譬如张奶奶的儿子白天要上班,上班前把张奶奶送到「老人版的托儿所」,也就是「日间照顾中心」,下班时再将张奶奶接回来。儿子如果要出差、或是出国度假,张奶奶还是可以选择夜宿在日照中心。由于是熟悉的场所+熟悉的照服员,「小规模多机能」机构,就像是「老人在社区的第二个家」。

其次是靠近有临时托顾、送餐服务、共餐服务、预防失能、减缓失能等服务的机构。老后如果懒得开伙,就可以到这些据点跟其他老人一起共餐,边吃边聊、又能营养兼顾,还能顺便做些阻抗运动、重量训练,减缓肌力、肌耐力的退化。

还有未来若不想聘僱外籍看护,更应该注意居住地附近是否有「走动式居家服务」的供应。居服员若能每天短时间、多频率的到府,也能部份取代外籍看护的功能。譬如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就有提供「短时间、多次数」、而且是强调客製化的服务,服务内容可弹性依照每个家庭的不同需求进行调配。

重点二:老后不良于行,交通支援很重要

王伯伯开了一辈子的车,但是当考官拿出十种日常生活与交通环境相关的图案,请王伯伯努力记忆,两分钟后回答,王伯伯只答得出其中的两种图案,考官说:「王伯伯,对不起,无法换发新的驾照给您,旧照也不能再使用啰」。

交通新制上路,满75岁的高龄汽机车驾驶人,将实施强制换照,换照时必须通过体检,通过「认知机能测验」,才能换发只有三年效期的新照。王伯伯就是栽在「认知机能测验」,往后的出入交通,不能再自己骑「欧都拜」、或是开车了,必须改找替代选项。

在视力、听力、手脑协调能力、认知能力都退化的情况下,高龄驾驶勉强上路,于己、于人,都很危险。而原本就没有骑车、驾车的长者,在双腿退化的情况下,甚至是必须以轮椅代步的情况下,也必须在选择居住地时,预先考虑到出入交通的方便性。譬如方便轮椅可以直接上下的「低底盘公车」普及率;复康巴士数量;长照交通接送车数量;无障碍计程车数量等,都会攸关老后出行时的方便性。

重点三:虽有「居家医疗」计画,也要医护愿意重装出诊

最近一年,你用过几次健保卡?年轻时很难想像年长时的就医频率会大幅飙高,因为很多老人是面临多重器官的退化。心脏科、泌尿科、肠胃科、神经内科、骨科、等诊间,一眼望去多是白髮苍苍。症头越多、需要就医的频率当然就越多,因此选择老后居住地,一定要考量到就医的方便性,至少要邻近区域医院、地区医院及基层院所。

譬如全台最老的乡镇平溪(65岁以上佔27.29%),只有一家卫生所与诊所,老人若要到万芳医院或基隆长庚医院,都要换两班公车。如果有急症、重症发生,在救护车送到医院的这趟路上,应该会是相当煎熬。

另外还有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原住民平均余命都较短。理论上,原民部落空气好、水质好,应该比都市更宜居。但调查结果却是,除了饮酒习惯与营养因素外,山地偏乡因为医疗卫生水準欠佳,应是主因,这也可从山地原住民比平地原住民平均寿命较短得到佐证。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总院长黄胜坚就曾表示,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就医相当不容易。因此未来若想在宅终老,特别需要倚靠居家医疗系统的支援。卫福部已经开始推动「全民健康保险居家医疗照护整合计画」,譬如台北市也有所谓的「蓝鹊计画」,也就是医师到行动不便的患者家中看诊。

但是老人家需要的「宅医疗」,有时不是一卡轻便的出诊包就能搞定。譬如牙科出诊,需要携带的「家私头」(仪器)相当多,譬如磨牙机、洗牙机、抽引机、集水箱,甚至还要带生理监测器,监控血压、血氧、心跳,以免临时出现状况。

虽然目前全民健保也已鼓励为失能长者提供「宅医疗」,但是仍要靠「热血良医」愿意出诊。因此选择老后居住地,还是要避免居家医疗的真空地带比较好。

哪里有居家医疗团队的支持?可以参考根据「全民健保居家医疗照护整合计画名单」所绘製而成的地图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