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生活墙 >写给我的亡夫林杰樑医师:我会一直为你美丽 >

写给我的亡夫林杰樑医师:我会一直为你美丽

A生活墙 2020-06-18

你离开一百多个日子了,我还是会不自主搜寻你的身影,毕竟那是一万多个日子以来的习惯,短短时间如何能戒?
但其实,你又好像哪里都没有去,因为房子里处处都有你,你的相片、文件都还好好的待在原位。每天早上,我还是会轻轻喊着你:「起床啦!」吃饭的时候,弟弟浩桢也会叫:「爸爸,吃饭啰!」我们母子的每一天,依然是绕着你开始。
最近我脑里常窜出我们过去相处的点点滴滴。常有人问我:「当时,你是被林医师哪一点打动?」我仔细想想,那时的你不拘小节、十分邋遢,已经洗肾三年,和我身边其他的人比起来,你这个小小R,口袋最空、长相最平凡、家世最普通;但和你在一起,就是无比自在。
我不用在你面前假装胃口小、吃得少维持优雅。我的个子比你高了七、八公分,但你从来不在意,更不会禁绝我穿我最爱的高跟鞋;每回看到我,人还相隔七、八尺,手就急着伸了出来要牵我,那样自信大器,比我认识的所有男人都高大挺拔。
你总是让我觉得自己如此重要而美丽。
记得你轮调到高雄长庚那几年吗?我们就住在医院附近的宿舍,哥哥泓桢已经出生。那时你早上的门诊常看到晚上七、八点,中间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要觉得有点精神不济了,你一通电话来,我就抱着泓桢去诊间探你。你一见我们母子,立刻振奋起来,继续耐心地把病人仔仔细细看完,你说我可以平稳你的情绪。
后来你上电视,苦口婆心宣导食品安全,有了大众知名度、也获得社会的信任。有朋友开玩笑:「林医师出来选民代好了,但师母可不能再穿迷你裙和短裤了,否则卫道人士的选票可能跑掉了。」你却笑笑说:「我就是喜欢她的美腿呀,宁愿不要选票!」
我们是人世间最合适的两个人,也许和谁配在一起,都不那幺完美,却有幸找到了彼此。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你。
但是,只能拥有你一万多个日子,真的太短、太短了。有一天弟弟抱住我说:「妈妈,我心里有一颗大石头,只有在抱着妳时,才能稍稍挪开。」其实我又何尝不是?
你离开时,我是多幺挣扎才能放开你的手。受过护理训练的我知道,那些医疗仪器数据的意义,继续拉住你,只是让你辛苦,也不能让我们重新拾回你;但为 了安抚不能立即接受失去爸爸的孩子们,我接受了医院替你装上叶克膜,眼见过多的输液、水份,让你全身肿胀,躺在床上的那张脸、已不是我最爱的那个你,我心如刀割。
最后我告诉自己,你一生坚守医疗伦理、是万万不愿意浪费不必要的医疗资源的人啊!于是决定,要求医院替你脱水、让你舒服,最后留在我们记忆里的,是你安详的样子,是我心中最帅的那张面孔。弟弟看着你说:「爸爸,睡着了!」那样让我们安心而平静。
在你离开后,我预立了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书,我也告诉了孩子们我的选择,如果有一天,换成他们要放开我的手,我希望他们不要有太多的挣扎。我也和与我们有多年交情的洗肾朋友们,宣导这件事,大家多能接受和响应,我相信你,一定也会支持我。
但没有你的日子,有时还是很难熬,醒来一片茫茫然,我知道我得尽一个母亲的责任,但除了责任,我的人生希望在哪里?我的每一天,究竟要为什幺而活?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网路影片写着:「三聚氰胺风暴时,你在;塑化剂风波时,你在…,林医师,你是台湾的良心,台湾人的骄傲,台湾有你真好。」
我突然醒了过来,我不能辜负社会大众对你的爱,我要积极的活下去、延续你对这个社会的使命。你知道吗?「林杰樑医师关怀健康协会」已经在筹备了,你离开后,台湾食安问题连环爆,我欣慰你没有看见,少了许多气愤和伤心。
眼前,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会一直努力,把你的想法和志业延续下去,对我是最佳的疗癒。而且我依然像你喜欢的那样,每天穿着迷你短裙、脚踩高跟鞋,有需要宣导食安的公益演讲或活动,尽力跑场;和所有你最在意的利益团体,保持距离。
我会为你,一直美丽。
---写给我的亡夫林杰樑医师
本文获「安宁基金会」授权刊登


延伸阅读:
爱喝大骨汤小心喝进重金属!侠医林杰樑教你用洋葱煮出美味高汤
爱喝手摇茶?林杰樑脸书7大建议,远离毒茶风暴
怕农药残留?侠医林杰樑遗孀教你深度清洗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