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懂生活 >整个墨渍镇都笼罩在吊火人的威胁下...... >

整个墨渍镇都笼罩在吊火人的威胁下......

F懂生活 2020-07-12

整个墨渍镇都笼罩在吊火人的威胁下......

我在一间优质的图书馆度过了糟糕的早晨。糟糕的部分指的是天气,实在热到令人无法忍受。太阳正在大动肝火,发了一顿大脾气,弄得所有遮蔽物赶紧躲到视线之外;在我暂时居住的滨海墨渍镇里,人行道绝对不是让一个好人自在漫步的好选择。有着淡定和凉爽静默氛围的图书馆,才是唯一可以好好度过早上时光的舒适场所。

天气不是让这天早晨如此糟糕的唯一原因。还有一个兇狠的恶徒,名字叫做「吊火人」。每天早晨,只要一想到吊火人仍然逍遥法外,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

他躲在镇上的某一处,满怀恶意的等待时机、计划着恐怖的活动,而和他一起等待、计划的是和他隶属相同组织「非人道协会」的成员。他们先前在柯洛风诊所开业,「开业」这个词在这里的意思是,「把一间空蕩冷清的医院转变成囚禁小孩的地方,好达到他们阴险的目的」。儘管柯洛风诊所被摧毁了,但是我确信吊火人仍在寻找新的地点,好继续进行他正在策划的什幺阴谋。基于这个原因,我把下午的时间用来监视镇上仅存的一间学校。

监视的目的是要确认有没有学童被绑架。

多数的学生都离开了。曾经是滨海墨渍镇骄傲的墨水工业已然消失,而镇上多数的行业商店也随之湮灭。墨渍中学有广阔的校园,从前,当宣告放学的嗡鸣声响起时,校园一定是一副热闹又忙碌的景象,而如今寥寥无几的学生安静的走出教室,进入灰濛濛的午后时,这地方则是显得过分空旷了些。

在我停留的期间,有些学生看起来很眼熟,有些却很陌生,而且他们都显得疲倦,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的眼神有所接触。

看顾他们是项寂寞的工作,不过我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吊火人邪恶阴谋的蛛丝马迹。

我希望自己在图书馆里的运气会好一些。在那天糟糕的早晨,我正品味两种觉得会有所帮助的事物。第一种是跟鱼子酱有关的书,我不在乎有谁知道我在读这本书。鱼子酱就是鱼(通常是鲟鱼)产下的卵,乌黑得发亮,这些卵用来涂抹在一小片麵包上,只在那种你从来不曾被邀请的宴会里供应。我不过十三岁的年纪,自然没吃过任何鱼子酱,也没兴趣尝试。

我在享受的另一样东西则是「祕密」。我等了十天,期间耗费许多人的努力才到手,这些人现在却远在地图上的他处。依照先前的约定,我发现自己老位子的书桌下方有一样被胶带缠起来的东西。要把胶带撕起来而不引人注意是需要技巧的。等我把东西从隐藏处移出来,摊平以方便阅读之后,就把它塞进鱼子酱这本书底下,因为我担心有人在监视我。

把这东西藏起来其实有点愚蠢,它不过就是来自城市的一小篇新闻报导,滨海墨渍镇没有一个人会对它有兴趣—除了我以外。

滨海墨渍镇唯一的图书馆馆长(或如他自称「代理图书馆馆长」)很了不起,他既亲切又很愿意帮忙,没有惹人厌或是专横的毛病。这类人已经是濒临绝种的生物,待在图书馆里就像是在观看一种我可能再也不会看到的罕有奇异生物,我确定的是,再过一阵子,滨海墨渍镇唯一的图书馆就会永远消失了。

「很抱歉打扰你,史尼奇。」图书馆馆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他叫做达许.快打,这名字给人乾净俐落的感觉,和他的外表非常不相衬。跟平常一样,他穿着一件皮夹克,上面有铆钉装饰;这衣服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而达许的头髮看起来总是一副想要尽可能远离这件皮衣的样子。我不知道什幺样的名字才适合这身装扮,

「没关係。」我回答,同时听见书本底下藏报纸的沙沙声响。那篇新闻报导一个年轻女孩在城市因为「闯空门行窃」的罪名被逮捕。我想「闯空门」不是正确

的字眼。

我妹妹并没有「真正的」破门而入。她只是在奇物博物馆关门之后进了博物馆而已。这看起来不像是把人抓进监牢的正当理由,但根据报导,后果很可能就是如此。

「我只是想确定你找到你需要的资料了。」快打说道。他要嘛没注意到,不然就是假装没看到我在藏东西。「我们有些新的义大利字典,我想也许你会有兴趣。」

「或许改天吧。」我回答:「我现在已经找到需要的书了。很高兴看到那些书架又恢复整齐。」

「是的,要把所有东西有顺序的整理好真的很麻烦。」快打说:「不过自动喷水灭火装置和警铃系统总算装好了,控制器就在房间东北边的角落,我对于上次

的威胁信感到不那幺紧张了。」

「你以前提过那些威胁信,」我说:「但你从来就没说出细节。」

「对,我是提过。」快打回答,同时瞄了一眼我腿上的报导。「没错,我是没怎幺说。」

他注视着我,我则是回望着他。我们都想知道彼此的祕密,也都希望对方能先开口。这种画面时常出现,就像我们常看到孩子和父母亲在不安的沉默之中对视。

但是整段时间我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所谓的另一件「事情」其实是一个女孩,她比我高一些、年纪比我大一些,她有很奇怪的眉毛,弯曲成圈,就像个问号。她还会露出一种可以代表任何含意的微笑。她的眼珠是绿色的,髮色乌黑到让鱼子酱看起来像是米色。

女孩的父亲陷入困境,被吊火人囚禁起来;女孩帮非人道协会做事,好救回父亲,如今她自己也陷入了麻烦。我答应过要帮助她,不过我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到她了。

不管我正在看什幺书,女孩的身影和我做的承诺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女孩的名字不断在我耳边缭绕,就像用老式留声机播放,以及她父亲留给她的音乐盒中的那一首曲子。我不知道曲名,但是我很喜欢。

艾琳顿.魏庄。艾琳顿.魏庄。艾琳顿.魏庄。

当我急冲冲的赶到图书馆门口,我告诉自己,那个女孩或许不是她,结果真的不是。那是茉希.马拉罕,她是一名优秀的记者,也是我的好朋友。

她的手臂先前被一个善于用刀的人割伤,目前仍然用绷带吊着。

「茉希,有什幺新闻吗?」我问道。

「史尼奇,见到你真好。」她回答:「不管你正在做什幺,应该不会太忙吧?」「我总有时间留给好伙伴的。」我说。

「在你开口要求之后,我就一直在找《墨渍灯塔》的档案。」茉希在我对面坐了下来,说道:「史尼奇,这是很无聊的工作耶。」

「我很确定那真的很无聊。」我回答。《墨渍灯塔》这份报纸曾经一度是每个滨海墨渍镇居民都会放在早餐桌上的刊物,不过这份报纸如今已经「歇业」了。茉希已经跟我解释过这个词彙的意思。这指的是它对墨水短缺的事实投降了,墨水的短缺也吓得许多居民搬到别的地方去。茉希是滨海墨渍镇仅存的记者,而这份报纸留下的唯一东西便是一叠又一叠的过往刊物,堆满了马拉罕灯塔里的所有房间。

「我很抱歉必须请妳做这件事,」我说:「但是我在图书馆里找不到任何跟滨海墨渍镇渔业相关的资料。」

「我看了报纸的商业版,」茉希说:「一路往回看到我出生以前的时间。我母亲说过,商业版所有真正刺激的祕密就大喇喇的藏在众人的眼前,不过我不确定自己找到了些什幺。我真希望她还留在镇上,这样她就可以帮我了。」

「妳可以喝点咖啡。」

「史尼奇,不是我,我不喝咖啡的。你想的是那个搞出一切麻烦的女孩。」

「我猜我想的是她吧。」我承认。艾琳顿.魏庄喜欢坐在一间叫做「黑猫咖啡馆」的柜台边,位置就在商队大街和芭菲冷冻甜点巷的交叉口。她时常在深夜喝咖啡,坐在那里看着黎明升起。

「呃,我希望你别说下去了。」茉希口气酸溜溜的说:「反正,我找到一些我想你可能会觉得有用的东西,是当镇民还在争论要不要抽乾海水时,刊登的一篇报导。」

几年以前,这个镇决定抽乾海水,以找到最后仅存的章鱼,从牠们身上汲取最后的墨水。这幺做是为了挽救墨水企业,因为它是滨海墨渍镇最大也最重要的企业公司。然而这个办法完全不正确。把海水抽乾,也连带抽乾了滨海墨渍镇。镇上的商店和餐厅歇业的速度就跟《墨渍灯塔》一样迅速。

原本一度有着数不清的鱼和漩涡的地方,如今变成海草林的领地,这是一片充满海草摇曳、不受任何律法控制的广大区域。而墨水企业也跟镇上其他部分一样受到影响,不久前已经永远关门大吉了。

茉希继续唸着她的笔记。「成功的渔业需要忠诚的员工,以及稳定的渔获。如果本地没有自己的浮游生物,鱼子屋可能就会关门了。史尼奇,后来的确变成这个样子。滨海墨渍镇的渔业消失了,就跟其他所有的事情一样。」

她伸手到打字机外盒里取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在地下室暗房里沖洗出来的,是鱼子屋最后一天营业的样子。史尼奇,就让你一饱眼福吧。」

我的眼睛準备好要饱餐一顿,可惜它们什幺也看不到。照片中是一个空蕩蕩的大房间,磨损的地板上有各种小方形的毁损痕迹。房间远处的角落有一扇小门,是唯一值得观察的东西。因此我看着那扇门,那门有可能通到任何地方。

我猜,应该是密室吧。某个地方的出口。「这房间很大。」最后我说出这句话。茉希看着我说:「大到可以当吊火人的新总部吗?」

「看起来没有大到可以藏一大群被绑架的孩子。」我说:「但或许吊火人已经放弃了计画的这个部分。」

「但是史尼奇,他计画的剩下部分是什幺?」

「我不知道。」我承认道:「非人道协会在柯洛风诊所里有各种水中设备,我才会认为这当中可能有牵涉到渔业之类的。不过看起来妳研究的那些档案没有太多发现。」

「我也这幺认为。」茉希说,顺手抓了下手臂上的绷带。她告诉过我不要再问她会不会痛的问题。「但我觉得或许我们应该亲自去看一看。」

「还好你还有个伙伴是在这里长大的。」茉希微笑说着:「走吧,史尼奇。别浪费时间了。」

「失火了! 失火了!」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得我差点把报纸弄掉了。

一座小镇、一位图书馆馆长,以及一场火灾。我在镇上停留期间,受雇调查这起火灾事件。我以为图书馆馆长可以帮助我把一名恶徒绳之以法。当时我快满十三岁,而事后证明我错了,错得彻彻底底。我走错了方向,问了至少四个错误的问题。以下是这些错误问题的始末。

摘自《墨渍镇谜团3:邪恶吊火人》

Photo:Nico Kaiser, CC Licensed.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